薯片巧克力

三五七更《深渊》

深渊01

*警官凯×心理专家源,强强

*勿上升真人

恶魔埋藏在城市里,等待着敲钟人用鲜血唤醒黎明。

 

“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新同事。”次日清晨王俊凯带王源进了警局,不等王俊凯说完,警队的人就殷勤的聚过来把王源围进圈,王俊凯猝不及防只得沦落在圈外观望。其实自王源一出现就早已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刑警队在看了王俊凯多年已产生审美疲劳的情况下突然又调来一位颜值担当自是要闹挺一番,几人七嘴八舌把王源问了个底朝天。王源看着冷峻但是脾气却很好,知无不答,态度端正礼貌,颇有几分入学面试的意思。问得多了众人也觉得差不多了,不好太为难新人,这才散开各干各的。王俊凯松了口气站回王源身侧,讪笑,“警队里的人都比较热情.....”

王源淡笑,“挺好的,”说罢不愿多谈,岔开话题,“我的办公桌在哪?”

“那。”王俊凯指着靠窗的角落,阳光随着窗边一株藤蔓斜斜爬进来趴在木桌上,颇有岁月静好的意思。王源挺满意的,快步把自己东西放过去。

刚落座旁边的魏肖嘴便嫌不住了,“王源你好,我叫魏肖,我跟你说你这个办公桌的位置是我们王队特意挑的,这刑警队最好的位置就是你这了,张萌萌盼了好多年都没盼来这个位置。你不知道张萌萌是谁吧,就你斜对面那个,”王源视线随魏肖手指的位置望过去,刚好望见张萌萌为魏肖翻的白眼迅速变成笑脸对着自己,王源心下好笑,面子上做的却很足,报笑以回应。认完人魏肖继续絮絮叨叨:“你桌子对面就是我们王队,这下好了,警队之花凑成双了。”

“就你话多。”王俊凯拿了杯咖啡回来就听见什么警队之花,一巴掌打在魏肖头上,把咖啡递给王源,试图挽回形象,“别听他瞎说。”

“好的。”王源果真转了回去不再听魏肖继续侃大山,等王俊凯落了座露出招牌微笑,两颗兔牙明晃晃暴露在空气中,“谢谢你挑的位置。”

王俊凯被王源笑的一晃神险些从座位上摔下去,卧槽,这新来的什么毛病,昨天还是高岭之花,今天就可爱的会心一击。“没...没事。”王俊凯扶住座椅把手把自己挪进去,强撑出冷静自持的模样。

王源不知王俊凯心理活动,收了笑容低下头看文件,又是一副生人勿进的冷峻模样。

傍晚钱途才回到警局,王俊凯见人全了就把众人又拉近小黑屋开始开会。

“汇报一下死者情况。”

“第一个死者叫贾思,失踪时间为八月三日,是在一个雨夜傍晚失踪,一夜未归,家人在第三天意识到不对才报了案,八月六日被抛尸在家附近的公园,尸体是一个锻炼的老大爷清晨发现的。法医鉴定,死亡时间就是八月三日晚。死者是一个上班的小白领,性格温和,交际圈不广,也没有与什么人结怨。他有一个女朋友,是他的同事,八月三日晚在父母那住,朋友和邻居都先后见过她,有不在场证明。”

“第二名死者叫步中尧,死亡时间八月十五日傍晚,第二日清晨在小区公园被发现,死者是一名医生,脾气暴躁,最近和一名患者家属打过架。”

“第三个死者叫肖庄,死亡时间八月三十日,尸体于凌晨被一个醉酒汉发现。死者生前没有什么正经职业,靠家里老人救济。”魏肖一顿,继续补充,“三名死者所住的小区恰好监控近期都有损坏正在维修,无法查看。”

“凶手处理尸体的速度越来越快。”王俊凯扶了下眼镜,心下思量,三名死者死亡时间都在傍晚,且抛尸都在小区附近,怎么会这么巧合,凶手恰好知道他们住在何处。三名死者职业阶层不同,生平也未有交集,死者是如何选中他们的。“王源,你怎么看?”王俊凯想知道这位犯罪心理学专家的见解。

“凶手处理尸体手法利落,可能家里有从事医生或者屠夫的人,或者自己有从业经验的,但现在从事的一定是自身流动性较大或面对流动性人群的职业。比如小区临时保安,出租司机。凶手选择目标随机性大,时间却很固定,全是傍晚,因为夜晚是最好的面具,可以撕掉白日的伪装,死者平时应该是老实冷静睿智之类的形象,从处理尸体上也可以看出。凶手处理尸体速度也越来越快,并非是手法越来越熟练,从第一具尸体处理情况可以看出凶手在这方面颇有经验,所以速度越来越快应该是心理上的原因,从最开始的一时兴起到后来的享受杀人快感。你们锁定嫌疑人先从小区工作人员下手吧,特别注意最近家中有变故或者情感上有波动的,凶手不可能无缘无故产生杀人泄愤的想法。”王源不论吐字还是逻辑都十分清晰,一番分析给刑警队众人提供了新的思路,一时无人反驳。

王俊凯觉得王源说的确实有一定道理但似乎又漏掉了一些东西,一时想不出,便把任务先安排下去,让他们从小区工作人员查起。自己坐回办公桌又一遍遍翻起了案件信息,脑中响起王源的分析,“夜晚是最好的面具啊.....”王俊凯低喃。


话唠魏肖上线,剧情步入正轨。大家久等了。

这几天在旅游……回去之后多更深渊补偿。大家稍安勿躁啊!

深渊00

*警官凯*心理学专家源,强强

*前期烧脑判案,后期虐狗虐心,HE,勿上升真人

00.

“放心睡吧,你只是太累了。”熟悉的声音缠绕在耳侧,催促人迈入极乐的梦境,像把死亡带入耳边让人安息,疲倦渐渐袭来。

黑暗中一双眼眸突然睁开,凝视卧室里的黑暗,细密的汗珠挂在额头。王源慢慢起身站到窗边,点了一根烟。凌晨的窗外的世界仍旧霓虹闪烁,车水马龙,城市不知疲倦的繁荣着,又可笑又可怜。

 

“王队。”小智急匆匆拉住一脚已经迈出警局的王俊凯,把手里的文件塞进他怀里。多余的话不说王俊凯都知道一定是什么棘手的案子,最近H市过分的不太平。

“艹”王俊凯骂了一句,认命的重新往回走,边走边翻起刚到手的案件信息。

是一起连环杀人案,死者都是本地男性,死状恐怖,皆是将四肢割断再缝合,心脏被掏空。具被抛尸在人流密集的公园引起市民恐慌。一看就是上面看事态严重不得不扔给王俊凯的烂摊子。

“钱途,读一下死亡现场调查结果。”王俊凯召集了分队里的人,在他们密不透风充满外卖味的小会议室里开始第一轮案件分析。

“尸体被发现的地点不是第一现场,尸体均被抛尸在公园空旷的草地上,案发现场无脚印指纹或是微量物证。尸体切割缝合痕迹非常专业,心脏剥除非常熟练,怀疑凶手从事医生行业。”钱途不带感情的念完报告,随后开始自己的分析,“现在三起案件中死者均为男性,且死状统一,十分具有仪式感,暂时还未找出死者之间的共性,我建议先从死者的职业入手。尸体被抛尸在公共性较强的地方,目的可能就是为了引起群众恐慌以此达到满足感。”

“我觉得引起群众恐慌不如炫耀自己作品的满足感来的大。凶手犯案很追求仪式感,引起群众恐慌这种恐怖分子的工作就别安在一个变态身上了。”王俊凯推了一下滑下来的眼镜,他思考案件时习惯把家里那副年代久远不知从何而来的金丝眼镜戴上。这习惯用队里高岭之花张萌萌的话概括来说就是骚包,话讲一半推个眼镜方便装叉。王俊凯不可置否。

“现在线索太少了,我们只能先从死者开始调查。”张萌萌蹙眉,感觉熬大夜的日子又要来了,刚买的贵妇眼霜总算派上用场了。

“嗯。”陈晓然言简意赅,表示复议。

“那今天就先到这,张萌萌和陈晓然去第一个死者那,钱途去第二个,魏肖去第三个。我去找小智再了解一下情况。”王俊凯简单分配完任务,刚起身走到门口就见王局径直向自己走来。

“王局。”王俊凯立刻摆出职业假笑,老远喊了句。

“听说你们最近接了一个棘手的案子?”王局眼神朝门外一探,示意王俊凯往外走,两人边走边说。

“是有点棘手。”王俊凯说不清什么感觉,但这次的案子莫名让他心中有些不安。

“能让你说出棘手怕是真的不好查,没关系,这次我来是给你引进一个人才,犯罪心理学专家。以前破获两起大型连环杀人案,很有经验。”说到这两人正好坐进警局门口停的车,王俊凯端着的笑慢慢消失,眼里多得是好奇,“这么厉害吗?那我要好好见识一下。”

 

车开了三十分钟有余,终于停在了郊区一所别墅前。王局按了两声门铃报上大名,可视电话里传出一声清冷的薄荷音,夏日中难得的冷冽“进来吧。”两人才得以进去。

王局带着王俊凯直奔二楼的书房,刚进门一股浓郁的笔墨味扑面而来,王俊凯不自觉的眯了下眼,视线重新落回那位犯罪心理学大家。嫩白皮肤包裹在瘦小的骨架上,被阳光蒸发出一丝奶气,与本人冷峻的气质十分不符。面容五官精致,用神清骨秀形容不为过。

“王局。”王源打过招呼后转眼看向王局身后跟着的陌生面孔。应该是一位警官,俊俏的长相中透着正气,双目直白的打量自己,直到四目相对才收敛些,垂眸一瞬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磊落的打了招呼,“你好,我是市局警队的王俊凯。”

“心理医生王源。”

“说是医生太谦虚了,听王局说你办案经验丰富,加入我们警队之后还要多多指教。”

“指教算不上,是合作。”王源抿嘴笑的客气又疏离。

“好,那.......”王俊凯伸出手。

“合作愉快。”两人双手交握,异口同声。

王局站在一旁一句话未插上,只看着两个人一来一回就交锋结束,心里感慨:现在的年轻人啊......

 


大家夏秋节快乐呀。
我还在,没走。昨天下飞机很晚了,贺文推迟几天发个大的。
那么今年仍旧是抽奖。抽什么以及什么形式抽还没想好,大家有想法的可以评论。(口红我觉得对于仙女居多的岛民来说比较合适)

高亮!大早上就看到这种事情真的很恶心了!

长夏🍉:

https://m.weibo.cn/status/4211111211144493?sourceType=weixin&from=singlemessage&wm=20005_0002&featurecode=newtitle


打开链接


看微博



举报


我发评论里,你们就别评论了

新的一年啦,出来冒个泡祝大家新的一年事事顺利,早发大财hhhhhh
我很长时间不跟文除了三次元太忙还有就是心态不太好吧~正主那么甜我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去写那些灰色地带,即便甜的情节也是甜中带涩的,总之不想污染这种纯真的感情~所以等我调整好心态就会动笔啦~
自我认知很清晰,脱了凯源同人文写手的外衣我什么都不是hhhhhhh所以想肆无忌惮的丧一下。
最近一段时间三次元忙到起飞,专业课多论文也多还要应付期末考试和学校里的事情。和同学关系处理的也不是很恰当,总觉得没有遇到志同道合可以互诉心声的对象,再加上没有男朋友,很自然就会有孤独感。这种孤独感是因为人类先天对情感的需求,无论是朋友或者爱情,如果同时缺失孤独感就会被加剧,我没办法摆脱这种感觉,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所以自我折磨,这是件很让人沮丧的事情,也是我迟迟不肯动笔描述凯源的原因,我怕这种沮丧蔓延在我的笔下,会失控,当我没办法控制我的思想的时候,文字就会变得具有攻击性,这让我恐惧。所以我在想,顺其自然吧~什么时候我会遇到一些人,有一些人愿意陪伴我走一段路程,而不是我因为孤独所以不由自主的依赖,患得患失~

十七岁的你

每次的生日好似一场可以吐露心声的盛宴,每个人把千计万计的祝福感慨给予。这种给予多是来自怜爱,舍不得受一点委屈的疼惜。而被疼爱的对象却在悄然间长大,变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模样。反观我,还在为生活奔波,甚至为自己选择的方向迷惘,走下去还是调头重新启程,可生活哪有那么多回头路可走,于是一路战战兢兢,生怕哪步路走下去就再也说服不了自己,成了碌碌无为的理由。扯远了,不论三次元世界多纷乱,这里似乎始终有一片净土,前面站着两个优秀的人互相望着,带着欣喜的,可以给人力量的笑容。
新发歌,十七岁,sleep,不论哪一首都在歌单里被反复欣赏,在无数黑夜里被汲取能量,等到白天恣意生长。那种怀着淡淡忧伤的生命力成了我追光的源动力。歌词里的成熟度成了我期待见到又害怕见到的境况,我总在想,我们的源源如果可以一直无忧无虑就好了,又在期盼我们的源源成为更优秀的人啊……多矛盾,可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还在,一首旋律,一个眼神似乎就可以让我坚定的走下去,义无反顾的留在这里,看你长大。盼你成为如泉水般清澈也如竹子般坚韧的人,也盼你所得皆为你所愿。
故事不会只有这七章,请写下去吧。我们在看,梦在远方。

此间少年

亲爱的俊凯,我时常在想,十八岁的你会是怎么样的你?或是风华正茂不忘初心,或是品尽世态炎凉也不肯流于世俗,可不论我怎么想都丝毫不愿把你想成无聊的大人,讨厌的大人。
我这个人性格多少乖张,内心和性格剥离,所以初遇你多少是不愿流连目光的,可一间简陋的自习室却把我牢牢困于风帆里,陪你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夏秋。听你唱囚鸟,听你唱夏秋,听你唱不要说话,听你唱算什么男人,那些歌都被珍重的放入我的歌单,陪我度过夜深人静和伤春悲秋。
多难得,我的喜新厌旧被你治好,你的每一面都足以让我惊叹,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让我平乏可述的人生里有一抹骄阳,有追光的勇气。
不论怎样,十八岁的你啊,请快乐的前行吧。即便有一天我会远行,我也仍会记得我的梦与想还在那个虎牙男孩身上,让我的心柔软了很多年。
生日快乐,我们的小大人,王俊凯。

无责任脑洞,先发再写😂

清醒的人最荒唐。

刚立秋,风熏过酒见了点凉,打落一片片树叶提醒行人加衣,只有不识趣的少女还大片裸露着皮肤在街道上摇曳着,不知疲倦的招摇。
酒吧里,王俊凯坐在落地窗边静静地看着那形形色色,手上的烟被他捻入水中发出垂死挣扎的刺啦声,周身是觥筹交错的喧嚣和男人们骚话满篇的热闹,无知的人们本能的寻找快乐,各种方式放纵欲望,王俊凯蹙眉,厌恶的扔掉碰到浑浊烟灰缸的手套,站起身来,最后看了眼站在吧台里看似不食人间烟火手法却极其熟练的年轻调酒师,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离开了。
糟糕的一天,王源擦干手上残留的酒渍想道。深夜的酒吧异常安静,来消遣的人们横七竖八躺在各处睡的正熟,平静的面庞看起来十分安详。阿门,王源食指点过眉心和两肩看似真诚的替他们的明天祷告,另一只手利索的摸过几个较鼓的钱包。王源摸的正爽,上了锁的门突然传来一声脆响,从外面进来一个人冷哼道:“大费周章。”

“有钱人总是喜欢找乐子。”王源拿走最后一笔乐观的钱财还附赠了几脚王家秘制的回旋踢满意的朝门口走去,“而我负责捡乐子。”

“我还以为你准备做一辈子的调酒师呢。”王俊凯抱胸在后面慢悠悠的跟着,冷嘲热讽。

“那也是最帅的调酒师,my darling。”王源心情很好,不介意这种程度上的嘴上功夫,甚至回头亲吻了王俊凯额头,看着片刻呆滞的王俊凯人畜无害的勾唇笑,“请你吃好的,我的大金主。”

王俊凯回过神,无意识的同手同脚跟着王源的步伐,脑海里炸成烟花,诚实的回放着少年柔软的触感,真是让人讨厌不起来的见面礼,王俊凯食指印在唇边悄悄点在王源脑后的空气,礼貌的回礼才是绅士的行为。

点梗

开车(车速你们定)或者点梗(我最近偏爱包养梗和年龄差因为觉得很萌)。
顺带问一下,凯源同人文中写杀手设定算不算三观不正?如果不算的话就开坑,会造成不好影响的话我就改成原耽。